暴走大事件》停播之后又遭下架 400档网综前如何

2019-02-02 18:01:27 围观 : 72

  每周五“呜啦啦”、“荆轲刺秦王”的《暴走大事件》在10月底停播之后,近日在全网下架。

  《暴走大事件》从2013年至今,已经了5季。节目从最开始双周更变成周更,从十几分钟一集做到现在的半小时一集,集数不断增多,播放量也达到了全网集均3500万的成绩。而王尼玛本人,也从一个普通的“大头死”变成了网红。且《暴走大事件》其所属的暴走漫画,也在2012年到2014年间进行了3轮融资,预计估值达30亿。虽然停播后微博仍然在用转发抽的形式安抚网友,但下架的结果无疑又是一记暴击。

  中投顾问曾发布了《2016-2020年中国综艺节目市场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》, 根据其数据显示,各大视频网站已经发布和准备发布的网络综艺节目数量已达93档。如果算上外围的PGC节目,这个数字则会进一步攀升至400档。2015年网络综艺的市场规模约为10亿元,预计2016年将达15亿元,到2020年市场规模则有望超过57亿元,未来五年复合增长率为42?右。 虽然电视和网络综艺节目,都在数量和质量上稳步上升,但“停播”、“下架”已是今年常听到的两个词,这不禁让人怀疑:网综再努力,也还是如《暴走大事件》的结尾词——荆轲刺秦王般吗?

  《暴走大事件》登陆网络之前,在漫画领域深耕了数年。而在2013年上线之初,这个节目,就在脱口秀的外衣下,沉淀了关注现实的,并进行了初步的矩阵规划。

  暴走漫画创始人任剑曾在采访中表达过自己对《暴走大事件》的期待:“我们不想暴走仅仅是固定在一个网络娱乐节目的范畴,而是希望将暴走大事件这个概念做成一个用户可以参与创作,编辑和演员可以互动,紧紧贴近网络和社会现实,与网民们一起成长,跟观众们相依相存的总是阳光总是欣欣向荣的暴走生态。为了这个目标,我几乎是不要工资的将每一期制作预算都定得很高,大家想看谁,我会尽力请过来,哪样的剧情好笑,我会尽力做到预算内的最好, 哪种新闻一定需要报道,我会冒着被请喝茶的风险大声讲出来。 ”

  《暴走大事件》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。2015年4月,王尼玛在《暴走大事件》中以“被的一代”开题为90后正名。这场持续发酵,并在之后的两个月内为暴走节目带来了一波流量高峰。2016年的奥运会,王尼玛关于“中国女排”的话题评论再一次引发大量粉丝共鸣:“奥林匹克从来都是一个民族和国际主义的‘复合词’。既鼓励人们奋勇夺金,为自己的国家和集体带来荣誉,也鼓励人们向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展现友谊、团结、帮助和彼此尊重。……中国女排从1984年第一次夺冠至今,30年多年来经历败,也遇到过低谷,但一直不放弃,她们的团结、拼搏,对冠军的渴望,振奋了一代又一代人。”这一期节目在全网的播放量就突破1500万,收获近15万评论及弹幕。今年其开展的“九月不撸”也在节目中,利用短剧、歌曲的形式去号召青年人关注身心健康,用很巧妙的方式了一个隐晦的话题。

  同时,“暴走”在叙利亚难民,杨永信电击案等热点事件上延续了犀利中肯的点评风格,锋利之外它也有温情,为了社会对“渐冻人”的关注,“暴走”在节目之余还携全体员工接受冰桶挑战,为一个患者募集到了其所需要的近期治疗费用。还与英国慈善组织喜剧救济合作,开展包括成立公益基金,节目互动,线下慈善活动在内的合作。

  《暴走大事件》的“对”在其节目定位、价值观、制作方式上都有体现,更主要的一个方向是其矩阵的布局。

  在去年“暴走”的年度推介会上,任剑提到,“暴走”最大的优势在于IP矩阵的运作模式和对于跨次元内容的驾驭能力。其中,前者通过搭建旗下网综之间的流量互链渠道,极大地提升了新节目的孵化效率;后者则能够直接触达1.6亿的跨次元用户,商业潜力巨大。从2013年上线《暴走大事件》到如今搭建完成由六档网综组成,覆盖脱口秀到真人秀的内容矩阵,暴走仅用时3年时间,对于内容制作的反应速度可见一斑。

  《暴走大事件》,由王尼玛主持的新闻类脱口秀,目前的单集平均播放量为3561万;

  《暴走看啥片》,由纸巾主持的影评类节目,目前的单集平均播放量为1200万;

  《脑残师兄》第二季,由纸巾,木子和pino搭档的恶搞类户外真人秀,与腾讯视频合作,钱柜娱乐唯一授权官网于2017年9月,单集最高播放量突破50万;

  《暴走大富翁》(2017),由纸巾,木子和pino搭档的挑战型综艺,与PPTV合作;

  此外,还有由旁白君主持的游戏评测类节目《暴走玩啥游戏》,由王尼美主持的吐槽类节目《尼美快报》。

  正是通过上述网综矩阵的高效运作,暴走成功完成了对于年轻群体的高度渗透。任剑透露,暴走系列节目的受众达1.6亿,以80和90后为主。按此比例换算,平均每10个年轻人就有4个看过暴走的节目。

  因为内容和矩阵的良好布局,《暴走大事件》与很多进行了很好的营销合作。其中,犹以和卫龙的合作最为典型。其与卫龙的衍生品合作,由“暴走”负责营销事件策划,定制了专门的表情包包装。最终,“暴走”定制款辣条的销售额3天便突破了1000万大关。同时帮助卫龙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“屌丝食品”的认知偏差,加深了辣条在年轻群体中的产品认知。

  《暴走大事件》因为对于网生内容的精准把握,在个人价值观和社会价值上的树立、构建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它很犀利,同时也很。其最近对豫章书院的报导,成了这次停播、下架的导火索。

  2016年推出的“限娱令”,让很多电视综艺都难以为继,纷纷转战管理相对宽松的网络平台,那一年促成了很多网生内容的生长。

  当下的网综市场格局,正处于各资本竞相逐鹿的状态,其中既有《爸爸去哪儿5》这样由电视转战网络渠道的传统大牌,也有《奇葩说》、《火星情报局》这样的纯网生“现象级”综艺。而且随着何炅主持《奇葩说》,哈文、李咏夫妻档加盟《偶像就该酱婶》,窦文涛站台《圆桌派》,传统电视综艺咖加盟网综也已成为趋势所在。根据中投顾问的数据,目前和将要的400余档网综,已经能够覆盖从脱口秀到真人秀在内的所有综艺节目类型。

  而从今年开始,国家陆续颁布了很多法律法规,尤其是6月推出的《中华人民国网络安全法》、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管理的通知》, 要求加强对整个网络原创视听节目的行业管理,明确了网络视听节目要与电视节目同一标准、同一尺度,把好关、价值关、审美关。之后又下达了多则通知,监管继续收紧。 很多电视、网络节目很多纷纷被连根拔起,停播、下架已是常态。

  此前《姐姐好饿》、《黄金单身汉》、《吐槽大会》等节目就因为内容尺度过大下架整改。之后《我是歌手》、《奔跑吧兄弟》、《花样姐姐》等节目为了规避监管风险,纷纷改名;《爸爸去哪儿》、《我们来了》等节目则进行内容整改,采用星素嘉宾结合的模式,以弱化“过度消费明星”之嫌。

  其中,《见字如面》第二季,作为文化类节目中的翘楚,不仅多次获得过相关部门的表扬,还收获多了诸多项。加上当时《朗读者》、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、《中国成语大会》共同形成的文化节目生态,使得所谓“慢综艺”逐渐走红。但即使这样,《见字如面2》当时或因第一期节目内容或者冠名商并非国家正规贷款平台的原因,停播,近日才复播。这些停播、下架的节目都给大家敲响了警钟,因为政策监管越来越严格,节目可能因为某一个细节就会触碰监管的红线,就会国家、价值、审美导向。所以,做任何类型、题材的节目,都需紧跟政策导向,规避监管红线。而且市场莫测,也不要扎堆制作。

  今年三大视频网站在网生内容上,再次掀起“现象级”风潮。《中国有嘻哈》凸显了小众音乐的爆发力,《白夜追凶》和《无证之罪》让悬疑题材备受欢迎,《脱口秀大会》让人看到了脱口秀的另一种可能。

  但是,在眼下各大影视平台纷纷招商,公布自己明年的发展方向时。可以发现,头部内容仍呈现相似的趋势。在嘻哈节目爆火后,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将推出《热血街舞团》、《这!就是街舞》、《舞者24》等挖掘街舞、舞蹈偶像的节目;偶像养成类节目,也会有《偶像生》、《明日之子2》、《创造101》、《朝阳里N3》等逐鹿站台。

  传统的语言类节目,也需要继续抢滩。优酷将推出《Saturday Night Live》的中国版,并吸引了冯小刚和高晓松两大“言”值担当,打造《言主的诞生》,王自健也将电视脱口秀的经验带入网络,主持《脑大动开》;爱奇艺、腾讯的王牌节目《奇葩说》、《奇葩大会》、《脱口秀大会》也会继续保持。

  虽然网综及其外围节目要突破400个,但整个网生节目要长远发展,数字只是,长远发展才是真正的目标。

  在去年的推介会上,任剑也透露出,“暴走”选择的策略是加强与平台方的合作,以规避渠道方面的风险。如与腾讯视频合作的《脑残师兄》,与PPTV合作的《暴走大富翁》,希望借此实现PGC式网综向大型网综的华丽转身。因此,《暴走大事件》虽被下架,但是因为暴走漫画的矩阵规划,其他部分仍旧可以拓展“暴走”IP。“暴走”发展了网络视频、粉丝运营&自、线下周边、游戏、电影。其细分方向上的表情、漫画、动画、短视频、音乐也在齐头并进。除了王尼玛之外,“暴走”还相继捧出了唐马儒、张全蛋、刘木子等网络艺人,逐步提升了平台的演艺经纪价值。

  而今年,爱奇艺推出了“一核五弹”悦享营销模型,即以IP内容为启动内核,围绕“IP软植入”、“IP跨界”、“IP衍生”、“020兴趣流”、“IN广广告”五中营销模式构建起营销闭环。《中国有嘻哈》不仅在前就有选拔赛,节目中还推出了R!CH金链,另外又与麦当劳、支付宝、百度外卖、护舒宝等品牌进行了合作。节目结束后,签约了选手的艺人商务,全国巡回演唱会也已经启动。现在还推出了衍生节目《王者之》,保持原有节目的长尾效应。而背靠阿里巴巴的优酷的,发挥优势进行“内容电商化”;腾讯则用“CPU”方法进行IP、品效联动、会员营销的拓展。

  国内现有网民已经突破7.5亿,网络版权市场在今年有望达258亿,在大的市场受众和规模中,更应该学预测性好政策与市场的影响,再进行发展规划。若想不因为一股风,就阵脚大乱,学会矩阵分布和“一鱼多吃”或许是经得起市场的良招。